<i id='cfg5s'></i>
    1. <fieldset id='cfg5s'></fieldset>

    2. <i id='cfg5s'><div id='cfg5s'><ins id='cfg5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cfg5s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cfg5s'><em id='cfg5s'></em><td id='cfg5s'><div id='cfg5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fg5s'><big id='cfg5s'><big id='cfg5s'></big><legend id='cfg5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cfg5s'><strong id='cfg5s'></strong><small id='cfg5s'></small><button id='cfg5s'></button><li id='cfg5s'><noscript id='cfg5s'><big id='cfg5s'></big><dt id='cfg5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fg5s'><table id='cfg5s'><blockquote id='cfg5s'><tbody id='cfg5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fg5s'></u><kbd id='cfg5s'><kbd id='cfg5s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cfg5s'><strong id='cfg5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cfg5s'></span><ins id='cfg5s'></ins>

          老板娘智擒綁匪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0
          • 来源:中文字幕人成乱码中国_中文字幕天堂中文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不卡网站

            一天傍晚,時代電腦公司的老板娘王智打扮停當,正在等一好友一起外出。忽聽門鈴響,以為是好友來瞭,看也沒看就把門打開,一個陌生男人闖瞭進來,反手把門關上。王智驚呆瞭,忙問:“你找誰?”

            “我找你!”

            王智說:“我不認識你,你給我出去!”

            那男人抽出閃著寒光的短刀對著王智低聲喝道:“你個臭婆娘,給我閉嘴!老子這幾天手頭有點緊,想找點錢來花,你老實給我待著,否則死路一條。”王智一看這個滿臉橫肉的男人把刀鋒直指自己胸部,早已嚇得兩腿發軟,不敢吭聲瞭。接著,強盜就把王智五花大綁,用封膠帶把她的嘴封起來。

            強盜在室內亂翻,王智後悔沒在防盜門的貓眼中看清來人,就冒冒失失地把門打開,把強盜放進來瞭,這可怎麼辦呢?她想:面對這個身強體壯的男人,我隻有跟他鬥智瞭。

            強盜把屋子翻遍瞭,除瞭找到六百元現金,還發現瞭一個保險櫃,但怎麼也打不開。就把王智的封口帶撕開,把繩子松開問道:“保險櫃裡裝的什麼?快把它打開!

            王智就假裝溫順,以顫抖的聲音說道:”保險櫃裡裝的是我老公的電腦公司和在來客戶的合同和資料,沒有其他東西。“

            ”少廢話,快打開我看!“強盜不耐煩地低聲喝斥道。

            王智打開保險櫃,強盜一看,裡面除瞭電腦公司的資料外,另外還有一千元現金和一個五萬元的存折。就高興地笑道:”哈哈!原來你是電腦公司的老板娘,那我可要發一筆大財瞭,真是天助我也,讓你老公拿三十萬來贖你吧。“

            王智說:”大哥,我雖然是電腦公司的老板娘,但我老公並不愛我。他在外面又有女人瞭,他正準備和我離婚,我不離,他就經常打我。你綁架我,正好幫他除掉我,他不會出一個子兒來贖我的。“

            ”我不信你這些謊話。“強盜拿起存折和現鈔,抓住王智的手臂說,”走,取錢左,一切聽我指揮,不準說話,你要是不老實,我叫你血灑街頭,聽見沒有?“

            ”我聽見瞭,你放心好瞭。但是,大哥,我有一件事求你,我要大便,實在是憋不住,等會兒拉在車上不好。我把手機給你,你在衛生間外面守著,我一會兒就出來。大哥,你看行不行,水火不留情,我求求你瞭!“

            強盜想瞭想,又進衛生間看瞭看,覺得打電話和逃跑都是不可能的,就說:”把手機給我,限你五分鐘出來,不然我就砸門進去。“

            王智走進衛生間,迅速用筆在紙上寫道:老公,我被強盜綁架瞭,強盜要打電話找你要贖金,你就說你正和我鬧離婚,我不願離,你謝謝他幫瞭你的大忙,贖金你一個子兒也不會給。這樣他就會認為綁架我沒有任何意義瞭。我再想法兒和他周旋。另外,強盜強迫我拿保險櫃內存折去取款,今天銀行已關門,明天才能取,請你見到這張條後,立即通知公安和銀行,有人持我名字的存折來取款,立即將他抓住。我不會有事的,請放心。別瞭,親愛的偉。

            王智把寫好的紙條用小鏡子壓在自動洗衣機上,又用口紅和尿液塗在衛生巾上,夾在兩腿之間,強盜就在外面催促。她假裝放水沖洗馬桶,又怕他丈夫回來一時見不到洗衣機上的條子,又忙寫瞭一張小紙條:我被綁架瞭,詳見洗衣機蓋!放在褲袋裡,準備貼在比較顯眼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王智從衛生間出來後,強盜又催她走。她說銀行現在已關門,今天是取不成錢瞭,隻有明天早上才能取,今天隻有在外面住,還得拿身份證。強盜說不用身份證,他在外面租的房子。王智說我總得拿兩件換洗衣服嘛。當她去取挎包時,趁機用不於膠將後來寫的小紙條貼在臥室的墻上,和強盜一起離開瞭傢。

            強盜叫瞭一輛出租車,把王智帶到城鄉結合部他租住的民房內,對房東謊稱王智是他的妻子,關門後眼露兇光地對王智說:”你給我老實待著,不準亂說話,否則我要你的小命,把你老公的電話號碼告訴我,你老公在什麼地方?等我明天把存折上的五萬元取瞭後再給他打電話。我一定要他拿一大筆贖金來贖你。“

            王智把電話號碼告訴瞭強盜。心想:我也得摸摸他的情況,並且讓他放心去取錢,以便抓住他。於是反問強盜廣大哥,請問怎麼稱呼?看你長得熊腰虎背,長相和《水滸傳》上的李逵差不多,準是一個心直仗義之人,怎麼幹起這種犯法的勾當?我叫王智,雖說是老板娘,可我一點也不幸福。我老公在外面搞女人,根本不管我的死活,特別是我得瞭子宮癌後,他多次逼我離婚,我不同意,他就多次動手打我,他說一直要打到我同意離婚為止。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向我老公要贖金時就清楚瞭。不過,他到廣州出差去瞭,要明天上午才回來。”說著從下身取出一疊帶血的衛生紙給強盜看,強盜看到衛生巾上血跡斑斑。

            王智聲淚俱下地假裝控訴起她的丈夫來:“大哥你看,我子宮才開瞭刀不久,還在流血,他一次都沒來醫院看過我,他巴不得我早點死,這個沒良心的東西。大哥,你能不能幫我出這口惡氣?你如果能幫我出這口惡氣,我一定會好好謝謝你。”

            強盜看她這又氣憤又可憐的樣子,還有帶血腥味兒的衛生巾,有點厭惡又有點半信半疑。於是胡謅道:“我姓胡,叫胡強,你就叫我胡大哥吧。我本來也是一個遵紀守法的人,傢在農村。我外出打工,哪知我那婆娘不守婦道,給我戴綠帽子,老子一怒之下,就把這對狗男女給送到陰間去做夫妻瞭。這才跑出來東躲西藏,冒險搞幾個錢糊口。看來我們都是苦命人,同病相憐。妹子,等把這存折上的錢取到瞭,找你男人把贖金要到瞭,我再找幾個弟兄幫忙,要你老公分一半財產給你。這點忙你胡大哥還是幫得到的。”說著還拍瞭幾下胸口,一副仗義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“謝謝胡大哥。”王智假裝感謝道。

            晚上八點左右,王智的丈夫張偉回到傢,打開門一看,屋內被翻得一片狼藉,再看瞭王智留在臥室墻上和洗衣機上的字條,知道王智被綁架,感到五內俱焚,細想王智的辦法也有一定的道理。他馬上抓起電話,向110報警,由於銀行已下班,他希望警方盡快和銀行取得聯系,以便明早強盜去取錢時,將晚上十二點子,胡強用手機給王智的老公張偉打瞭一個電話,提出要他拿三十萬元來贖他老婆,否則就撕票。隻聽對方笑著說道:“綁匪,你聽著,我正愁和她離婚離不脫,你這一綁架,就把我的難題解決瞭,真是天從人願。贖金我是一分錢都不會給你的。不過,如果你能勸說她同意離婚,而且在電話上親口對我說同意離婚,我給你三萬元。”張偉想通過這樣來和綁匪繼續聯系,以便瞭解王智情況,於是又說,“如果你把王智勸通瞭,明天中午再給我打電話,我今天正忙。”說完關瞭手機。

            胡強又給張偉打瞭幾次電話,對方一直關機,看來贖金是要不成瞭。把存折上的錢取出來的希望也很渺茫,說不定他並沒有出差,是王智騙人的,如果對方已掛瞭失,去取錢就危險瞭。不過他們也不知我會在哪間銀行取,去試一試看,不行,再勸王智同意離婚,如果能勸王智同意離婚,能賺三萬也不錯。

            王智聽瞭胡強和張偉的這段對話,知道張偉已看到瞭她的留言條,但她還是假裝氣憤地對胡強說:“胡大哥,我從你剛才和我老公的對話已聽出來,他根本就不在於我的死活,他是想借刀殺人,你看他簡直就不是人!”

            胡強假裝安慰道:“妹子,你千萬不要和這種人生氣,不值得,還有,他剛才說隻要你在電話上親口對他說同意離婚,他就給我三萬元,你就假裝說同意離婚,等把他的三萬元騙到手後,我就帶你遠走高飛。”

            王智聽後心中暗暗高興,就假裝思索瞭一會兒對胡強說:“好吧,我同意在電話上親口對他說同意離婚,不過你得在拿到這筆錢後就放瞭我。你現在帶著我是累贅,張偉也正好獨吞財產。我要張偉出錢繼續給我治療,等我病好瞭,我再和他離婚,我要爭得我應得的一份財產,你今後經濟上有困難我也有能力幫助你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他們收拾好出門走瞭一段路後,就叫瞭一輛出租車,到近郊的一傢銀行去取錢。胡強不敢叫王智去,他怕她萬一向保安呼救,就會壞事。自己去又怕萬一事先報瞭警,去瞭不是自投羅網嗎。最後他決定找一個棒棒(重慶街頭個體搬運工的別名,因每人手中都有一根挑東西的竹棒而得名,是山城頗具特色的一個人數從多的群體)去替他取錢,他找瞭一個看起來比較老實的棒棒,就對他招手喊道:“棒棒!你過來。”棒棒聽說有活幹,就跑過來對胡強說:“老板,有啥子事?”

            “你聽我說,事情很輕松,你去幫我取點錢,我給你一百元勞務費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為啥不自己去取?這麼簡單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胡強說:“棒棒,你聽我說,這個存折是我撿來的,裡面還有一張紙寫有密碼,上面有五萬元,你去隻取四萬九千八百元,隻留二百元不取。你取時萬一有人報瞭失,盤問你,你就說是撿來的,他們不會把你怎麼樣,審查清楚就會把你放瞭。我去取就不同瞭,因為我有案底,再被他們抓住就渾身是嘴都說不清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原來還這樣危險啦,我不幹!”

            “有啥危險嘛,不過是問一問就算瞭,這樣你看行不行?我預支你一百元勞務費,待你把錢取來瞭,我再給你一千元跑路費如何?”

            “那還差不多,把錢和存折拿來我去試一下嘛。”

            胡強把存折和錢給棒棒後又交代說:“我在銀行外面的出租車上等你,現在剛開門,人不多,快去取來。如果有人迫問存折的來歷,就說是你自己撿的,千萬不能說是我給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曉得瞭,你放心。”棒棒說完把竹棒和繩子放在車上,就向銀行走去。要進銀行門口瞭,棒棒又回頭一望,看到胡強正在出租車上伸出頭向銀行方向張望,心想:你一百元休想把我買活,等會兒萬一盤問起來,我首先指證你。

            棒棒心虛地將存款折遞進銀行櫃臺,銀行工作人員一看,存款折上的名字正是公安局通知要他們註意的那個名字,而取錢的人像街上的棒棒,衣服臟亂。就說你稍等,電腦出瞭點小毛病,一會兒就好,想穩住這個人。一邊飛快地將一張寫有:“110,電話”的小紙條遞給旁邊站著的營業部主任,主任會意,打電話去瞭。

            棒棒等瞭一會兒,見其他窗口都在取錢,為什麼我一取錢就說電腦出毛病?就說:“我不取瞭,等會兒再來取,把存款折還給我。”

            銀行出納員見這人想走,就問:“喂,這存折是你的嗎?”

            。

            棒棒見問,以為有人掛失瞭,就說不是自己的,是幫別人取錢。

            這時保安也圍過來抓住他問道:“幫哪個取的?這人在哪裡?帶我們去找。”

            棒棒在保安的扭送下來到銀行門口,見不遠處胡強正從車窗伸出頭來向銀行張望,就指著胡強大聲喊道:“就是車上那個在張望的人!”

            保安立即向胡強坐的出租車跑去,還未跑攏,出租車箭一般地飛馳而去。保安隻記住瞭出租車的最後五位數字。一分鐘後,110警車趕到瞭,瞭解情況後通過交管部門進行協查,找到瞭那個出租車司機。問他當時為什麼不慢點發動車,司機說他被人用刀子頂著,也是被逼無奈。問他綁匪在哪兒下的車,他說在九道拐下的車,不過當他倒車回城時,看見這一男一女又上瞭另一輛出租車,其他的就不知道瞭。 話說胡強和王智換乘出租車回到住處,胡強氣得不得瞭,對王智說:“你老公不願拿錢贖你,這五萬元又沒取到,我決不會輕饒你!”

            “胡大哥,這五萬元沒取成又不是我的錯,怎麼把氣出在我身上?你忘瞭,昨天張偉在電話裡說,讓你今天中午給他打電話,說如果我在電話上親口對他說同意離婚,就給你三萬元,何不試一下再說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說我還差點忘瞭,等會兒我給他打電話,你一定要在電話上答應他同意離婚,否則,我決不輕饒你。”

            快到中午瞭,胡強撥通瞭張偉的電話後說道:“喂,張偉嗎?我是胡強,我磨破嘴皮,勸你老婆同意和你離婚,她已經同意瞭,你直接跟她說嘛。”說完就把電話交給王智。

            王智接過電話,心中充滿喜悅和激動,但她卻努力壓抑著這種情感,裝出很憤怒的樣子說:“張偉,你這個披著人皮的狼,竟然用這種下三爛的手段來對付我,我同意和你離婚,你還有什麼手段盡管使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也是出於無奈才出此下策,請多保重,後會有期,讓他聽電話。”

            胡強接過電話說:“喂,你剛才親耳聽見瞭,你老婆同意和你離婚。那三萬元該競現瞭,什麼時候給我?”

            “今天晚上九點半如何?”張偉想盡量拖延時間。

            “這樣吧,你把錢準備好,隻能一個人來,時間大約在晚上八點到十點之間,具體時間地點,我臨時用手機通知你。”說完就關瞭手機。

            王智知道這是她丈夫的緩兵之計,為警方破案爭取更多的時間。她想知道如果用強拿不到錢的下一步行動。就說:“胡大哥,萬一出瞭差錯,拿不到這三萬元,你打算怎麼辦呢?”

            “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話,如果真是那樣,我就把你賣瞭。看你細皮嫩肉的,長相也還可以,可以賣幾千塊錢,隻要你很好配合我,我把你賣瞭,等拿到錢後,我就一封匿名信向公安局告發,讓他們來解救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胡大哥,這賣人可是犯法的喲!”

            “犯法?我已經犯瞭很多次法瞭,再犯一次又何妨。等我去找房東把一千元押金拿來瞭,今晚把張偉的三萬元拿到瞭就放你。如果拿不到三萬元,我們明天早晨就出發,再換個地方,這兒不安全。你在屋子裡等著,我去叫對面路邊飯店給我們把飯送來,我這會兒不綁你,你給我老實待著,我馬上就回來。”說完,就出去瞭。

            胡強一走,王智就動開瞭腦筋:今天不能設法脫身,往後就更難脫身瞭。她回想曾在報上看到一則報道,說一個女人被綁架瞭,—這個女人摸出身上的五千元錢,錢上寫上:“我被綁架瞭,請撥打110來救我,必有重謝。”上面還寫瞭綁匪住她的牌號,把錢和發卡別在一起,從窗口丟下去。結果被過路的人撿到瞭,撥打瞭110話,把她救瞭出去。王智決定如法炮制。她把寫好字的一百元錢放在手裡,用發卡裹瞭裹,看到有一中年婦人路過,就把錢揉成一團,從窗口丟出去瞭。

            錢就恰好落在這婦人前面,這婦人見有東西掉在地上,撿起一看,居然是一張百元的人民幣。心想:別人說天上不會掉餡餅,今天硬是從天上掉錢下來,看來是時來運轉廠。當她把錢展開,看瞭上面的字後,才知道原來是有人遭綁架瞭。立即撥瞭110電話,向公安局報瞭警。

            當胡強和王智正在吃飯,忽聽有人敲門,胡強警惕地問:“哪一個?”

            “是我,我給你送租房的押金來。”胡強聽是房東的聲音,就去開門。門剛一打開,兩個警察以閃電般的速度將手銬銬在胡強的手腕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