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x1zxh'></span>
  • <tr id='x1zxh'><strong id='x1zxh'></strong><small id='x1zxh'></small><button id='x1zxh'></button><li id='x1zxh'><noscript id='x1zxh'><big id='x1zxh'></big><dt id='x1zx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1zxh'><table id='x1zxh'><blockquote id='x1zxh'><tbody id='x1zx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1zxh'></u><kbd id='x1zxh'><kbd id='x1zxh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x1zxh'></ins>

    <fieldset id='x1zxh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x1zxh'><div id='x1zxh'><ins id='x1zxh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x1zxh'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1zxh'><em id='x1zxh'></em><td id='x1zxh'><div id='x1zx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1zxh'><big id='x1zxh'><big id='x1zxh'></big><legend id='x1zx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dl id='x1zxh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x1zxh'><strong id='x1zxh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茅金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中文字幕人成乱码中国_中文字幕天堂中文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不卡网站

              從前有一戶農傢,有一日,傢中突然起火,一傢三口跑出門來,哭天喊地,同村的人紛紛提瞭水桶,來幫他滅火,可是烈火熊熊,哪裡救得及?

              這時來瞭一個茅山道士的茅老道,他對屋主人說:“我可以幫你滅火,還可以幫你把房屋還原成原來的樣子。但是有個條件,你得把你兒子阿牛給我做徒弟。”

              當時水深火熱,屋主人六神無主,隻好應允。

              那茅山道士立即施展法術,他揮舞手中的黑旗幡,很快招來一場大雨,大雨嘩啦啦落下來,不一會兒,火勢漸漸弱瞭。

              人們正拍手叫好,那茅老道再次施展道術,他兩手揮舞旗幡,繞屋子走瞭三圈,這下子,招來瞭一場大霧,霧氣越聚越濃,道士走入霧中,也不知道他在霧裡做瞭什麼,不一會兒,濃霧消散,房屋恢復成起火前的模樣,一磚一瓦,一桌一凳全都沒有傷損。

              屋主人千恩萬謝,那茅山道士收起旗幡:“你不必謝我,我有一身法術,隻少個徒弟,你兒子機靈健壯,讓他跟我上山學藝吧!”

              當時那趙阿牛隻有八九歲,就這樣跟茅老道上瞭茅山,茅老道教會他每日挑水、砍柴、燒飯、養雞,隻讓他日日燒飯煮茶打掃房舍。

              那茅老道有個女兒,名字叫茅金鳳,跟阿牛年紀相仿。金鳳一個人在山上孤單,見阿牛來瞭好歡喜。兩個孩子兩小無猜,日日玩在一處,不知不覺長到十六七歲,金鳳窈窕漂亮,阿牛高大英俊,兩個人每日相伴,日日歡喜,倘若哪一天不能見面,那一天就煩惱難過。

              那茅老道長年在煉丹房煉金丹、練法術,他能隔山打牛,千裡傳音,也能點豆成兵,點石成金,他時時讓阿牛幫他扇火,可是,他一樣法術也不教給阿牛。

              開始時,阿牛也想學會那些法術,後來見茅老道無心教他,也就作罷瞭。他心想,不學法術沒什麼,但是無論如何,一定得娶金鳳為妻。

              一日,春暖花開,趙阿牛給茅老道端上飯菜,奉上香茶,見老道士心情不錯,於是乘機上前求親:“師傅,阿牛愚鈍,不是學法術的材料,隻求師傅準許金鳳與我成親,以後我一定加倍盡心盡力侍奉師傅。”

              茅老道聽瞭這話,冷笑一聲:“你不過是我的燒飯火夫,竟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想娶我女兒?門兒都沒有!”

              見父親不應允,茅金鳳也上前跪下:“女兒與阿牛情投意合,今生今世不願意嫁與他人,請父親成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金鳳這麼說,那茅老道不禁十分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他見女兒模樣貌美,心性也聰慧,一心想送女兒入皇宮侍奉皇帝,要是女兒當上貴妃,自己正好當朝廷的法師。現在見女兒與阿牛如此難舍難分,心想這下不除去阿牛,隻怕心願難償瞭。

              茅老道眉頭一皺,計上心頭。一日,他把阿牛叫到煉丹房,和顏悅色與阿牛說話:“並非為師不肯教你法術,隻因這幾年我一心煉仙丹,一日也不得空閑。我是個有本事的法師,不想要一個沒本事的女婿。你如果想娶金鳳,先要學一身本事。這樣吧,你現在去後院,砍下那株楠竹,編一個燒箕,回頭我教你燒箕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牛一聽很高興,馬上拿瞭柴刀,去到後院。剛要上前砍竹呢,茅金鳳急急趕來,一手搶下他的柴刀,“啪”一聲扔到地上:“阿牛,你這個傻子,這株楠竹砍不得啊!它是我爹爹收服的大莽蛇,你隻要走上前碰一下它的竹葉,立馬就會喪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牛大吃一驚,急忙後退三步:“那該怎麼辦呢?”

              茅金鳳拉起阿牛,走出自己閨房,隻見那閨房內刀光劍影,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刀槍劍戟。金鳳鉆入從床底下,取出來一把斧頭,那斧頭在窗前一晃,陽光一照,斧面發出徹骨的寒光:“這是寒冰斧,是我去年冬天用寒冰煉成的。現在,你雙手緊握斧柄,把它收到身後。行到那楠竹旁邊,要離它一尺三寸遠,向左轉三圈,向右轉三圈,然後你突然舉起斧頭,用力砍離地七寸高的那個竹節,這樣子,大莽蛇就會斷成兩截死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牛依照金鳳所說,雙手握著寒冰斧的木柄,把它收在身後,他去到離那楠竹一尺三寸遠的地方,向左轉三圈,再向右轉三圈,然後,他突然站定,舉起斧頭猛砍。那楠竹“卡嚓”一聲斷瞭,蛇血像噴泉一般噴出,灑瞭一地,不一會兒,那株楠竹變成兩截斷蛇,徹底死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阿牛把蛇頭和蛇尾拉到煉丹房,對茅老道說:“我剛砍下這楠竹,它卻變成兩截斷蛇,這下織不成燒箕,請師傅見諒。”

              茅老道見一計不成,又生一計。第二天清早,他對阿牛說:“後山有一片松柏林,你去把那些松樹和柏樹全部砍倒,扛回來做木樁,我教你煉木樁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牛剛從煉丹房出來,金鳳就上前拉住他:“阿牛,你不能到那松柏林去,那樹林是我爹爹鎖住的一群豺狼虎豹。任何人一走進樹林,就會被野獸撕成碎片,吃個精光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該怎麼辦呢?”

              茅金鳳又拉起阿牛,走出自己的閨房,兩人在桌前坐下,金鳳教阿牛畫瞭一紙天雷符,然後自己畫瞭一紙地火符。兩人一人握著一道符,來到那松柏林邊。阿牛把天雷符往天上扔,金鳳把地火符往地下擲,霎時間,天雷勾動地火,空氣中響起“轟隆隆”的雷聲,緊接著,一道霹靂打進樹林,樹林上空生出兩團大火球:一團天火、一團地火,那兩團火球就像哪吒的風火輪,骨碌碌滾進樹林,樹林當即著火。不一會兒,豺狼虎豹在烈火中現出原形,野獸們慘叫掙紮,不到一個時辰,全被燒成灰燼。

              阿牛走回煉丹房,向茅老道復命:“我去松柏林砍樹,剛拿斧頭走到後山,就聽見一道霹靂,那片松柏林被雷電打中,著瞭火,燒光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阿牛,你真是時運不好,燒箕功練不成,木樁功也練不成。”茅老道站起身說,“這樣吧,我這裡墻角有一袋芝麻,你把它搬上東面山坡,撒在田地裡種起來,等到芝麻開花,你就可以和金鳳成親。”

              趙阿牛一聽很歡喜,他一彎腰,搬起那袋芝麻,扛上肩膀。

              一走出煉丹房,茅金鳳馬上抱一張厚棉被迎上來,她讓阿牛放下芝麻袋,把那袋子包在棉被中央:“阿牛,這回你千萬要小心——我爹爹這袋芝麻不是芝麻,是他三十年前收住的螞蟻精,已經有三百年道行瞭,人如果被三百年螞蟻精咬傷,就會活活疼死。現在出瞭爹爹的煉丹房,它們馬上要蘇醒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天啊,那該如何是好?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事,既然爹爹要你撒,你去撒就是瞭。我們這就去撒瞭螞蟻精,看爹爹怎麼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金鳳從墻壁上拿下來一把蒲葵扇,跟在阿牛身後,去到山間田頭。

              阿牛站到大石上,解開麻袋口,提起袋底用力一揚,金鳳拿蒲葵扇使勁一扇。一時間,一袋螞蟻精全被蒲扇風吹起來,紛紛揚揚飄到空中,然後像真正的黑芝麻籽兒一樣,均勻地撒播到田裡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回,茅老道以為阿牛死定瞭。沒想到,阿牛非但沒給螞蟻精咬傷,還把螞蟻精全撒到田裡,茅老道懊惱得直咳嗽:“阿牛,我搞混瞭,剛才給你的那袋不是芝麻,是我珍藏的黑螞蟻,我還要用它們釀螞蟻酒呢——你快去把它們收回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茅金鳳躲在窗外,聽到茅老道這麼說,連忙回房間拿出來一支百靈笛子,她與阿牛一起來到芝麻田。金鳳坐在田頭上,吹響百靈笛子,笛子聲宛轉悠揚,十分動聽,畫眉、黃鸝、花喜鵲、鷓鴣、百靈鳥……山上的百鳥紛紛飛過來,撲到田間,百鳥把田裡的螞蟻撿得幹幹凈凈,然後一隻接一隻飛至阿牛跟前,把嘴裡的螞蟻吐回袋子裡。

              茅金鳳放下百靈笛,對那袋螞蟻精念起瞭催眠的咒語——

              黑螞蟻到田地去旅行,

              黑螞蟻到鳥嘴去旅行,

              黑螞蟻累瞭累瞭,

              黑螞蟻睡吧睡吧——

              唱著唱著,蠢蠢亂動的螞蟻精慢慢靜下來,慢慢睡著瞭。阿牛小心翼翼紮好袋口,用大棉被裹瞭麻袋,把那袋螞蟻精扛回到茅老道的煉丹房。

              茅老道氣得眼睛紅瞭,胡子綠瞭,但當著女兒的面,他不好發怒,幾天下來,心裡憋得十分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他吹胡子瞪眼睛,暗暗想瞭一段時間,到瞭夏天,他對阿牛說:“你跟金鳳青梅竹馬兩小無猜,我遲早總要把女兒嫁給你。不過,你還得幫我做一件事,這段時間幹旱,我煉丹房屋東角的龍井幹瞭。我明天要作法,在這丹房下一場雨。等到今晚天黑,你爬下井底,把井底的泥沙清理幹凈,我好接水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牛為人勤快,當下到大門口找來籮筐和鏟子,準備天黑下井去挖泥沙。

              金鳳拉住他,兩行淚水“嘩嘩”流下來:“阿牛,那眼井不是真水井。前年爹爹去京城,收服一條深褐色蛟龍精,他把蛟龍精帶入煉丹房,龍精就不見瞭蹤影。我猜他八成把那蛟龍化成為龍井。那蛟龍精餓瞭兩年,你一下去就是送死,到時龍嘴閉合,你連骨頭都不會剩下啊!”

              阿牛放下籮筐和鐵鏟,抹瞭一把眼淚,拉起金鳳的手:“這裡待不下去瞭,咱們走吧!我不學法術瞭,咱倆回我爹娘傢,以後我耕田你織佈,生幾個娃娃,快快活活過一世,可好?”

              金鳳也抹幹眼淚:“阿牛哥,你要走,我不攔你。不過,你不能朝那南邊走,南邊有個狐貍精,她眼睛銳利人精明;你不要朝那西邊走,西邊有個老虎精,他牙齒鋒利氣勢兇;你也不要朝那北邊走,北邊有個蜘蛛精,她羅網細密有毒針。你要放輕腳步,往東面走,東邊的看守山豬精,他貪睡又貪酒,昨天我送他一壇陳年花雕酒,如今已聽到他的打鼾聲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呢?金鳳,你不跟我走嗎?”

              茅金鳳朝他一笑:“爹爹用拘禁咒把我關在茅山,我一走,煉丹房的銀鈴鐺就要響,爹爹就要追上來,那我們兩個都沒命瞭。現在你先下山,下到山腳,隻管朝南邊跑,你有多快跑多快,有多遠跑多遠,隻要路上有觀音廟,你就進去待一個時辰。隻要相隔上十座觀音廟,我爹爹就找不著你瞭。以後天涯海角,我自然會去尋你覓你。你現在回房去,啥也不要收拾,隻將你床邊那把雨傘帶走就好。記著,無論多大風雨,在路上不要撐開。”

              趙阿牛回到房間,拿瞭床邊的雨傘,他腳步輕捷,跑下瞭東面的山坡。

              下瞭茅山,阿牛急匆匆朝南邊奔走,走到天黑,突然間烏雲滾滾,霹靂一道接一道從天上打下來,緊接著下起大雨,阿牛忘記瞭金鳳的叮囑,把手上的雨傘撐開來遮雨。沒想到,雨傘一撐開,傘裡頭落下來一隻金孔雀,那孔雀落在地上,就地一滾,變成一個漂亮大姑娘,不是別人,正是茅金鳳。

              阿牛又驚又喜,一下抱起金鳳,把她緊緊摟在懷中。金鳳責怪他說:“我叫你不要撐開雨傘,你偏偏不聽,這下我現出原形,爹爹一定會來追趕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              兩人赤腳朝南奔跑,他們牽手跑過一座觀音廟,又跑過一座觀音廟。跑呀跑,總共跑過九座觀音廟。沒來得及到達第十座觀音廟,一把飛劍從身後追上來,金鳳一伸手捉住飛劍,阿牛順手抓起路邊一隻公雞,將雞血抹在劍上。一見血,那飛劍立即飛回茅山,那茅老道收劍一看,再一聞,知道是雞血,氣得半死。他怒吼一聲,一下子放出兩把飛劍。等飛劍飛到頭頂,阿牛將自己額頭劃破,金鳳把自己手腕劃破,兩人一齊把血抹在劍鋒上,兩把劍一見血就飛回茅山。茅老道收劍一看,再一聞,知道是阿牛和金鳳的血,就收起飛劍,回煉丹房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雨過天晴,兩人回到阿牛爹娘傢,從此,阿牛耕田金鳳織佈,夫妻倆生瞭七個娃娃,快快活活過瞭一世。

              至於茅老道,他煉成瞭好多仙丹,練成瞭絕世的法術,還是沒有成仙,沒能長生不老。後來,他老得走不動路,獨個兒在煉丹房死掉瞭。